弎弎得玖

【眷云】曾经的一次同行

如题,是以前的事情了……之前(等等该说是很久以前了吧)有在魔卡墙上投过,现在再改了一遍部分标点和部分语句以及部分的地得的问题。挺短的。
是,悄悄把自己冰冷的手捂暖再去温暖另一个人的眷苍天……。

——————————————————

        这不是第一次到北国了,但是整体体验还是和第一次完全一致——冷的叫人挪不开步。
        明明这次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啊,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出云秋华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拖着步子,用这种无用的、类似于自责的念头迫使自己转移一点注意力——她在那不浅的雪上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脚,早就给冻得除了刺痛再感觉不到别的什么了。她半藏在袖子里的手也是冰凉冰凉的,至于脸更是不必说了。
        果然还是,不行啊,这样子先不说其他,就精神的状况都要糟到透了。她有观察过偶尔路过身边的当地人,他们身上的行头也不比自己厚,行动却是比自己快了许多。
        她也有意偷偷看向身边同行的少年,眷苍天也没比自己好到哪里去。不小心相碰的手背,但是他俩只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冰冷和狼狈。
        哈,都不怎么好受啊。她勉强这么笑笑,望向目的地的方向。还有一段路,其他人估计已经到了吧。
        她想着,突然就一个没注意,天旋地转。眼见她就要和地面亲密接触,被人堪堪拉住。
        眷苍天看着她惊魂未定似地拍拍自己的胸口,一面感激的冲自己露出来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来。于是他也就冲她笑笑,末了觉得有点不妥,再低声跟她说了句小心点,不行的话就慢一点。
        她也就点点头算是做了回应。

        ……果然还是不放心。
        很显然,她是不满于被当做弱势群体给照顾着呢。他看着她明显是有意逞强的背影无奈地叹口气。她又是在跟谁赌气?

        等出云秋华终于再要一个踉跄,他再次赶了上去及时的搀扶住了她。
        拉着吧,怎么样?他把手递过去,有些无奈地。在下怕摔。她迟疑片刻还是搭手上去了,传来的温热的感觉让她愣了下。她惊愕地抬头,只瞧见他带着那无奈的笑容不变。
        哎呀……谢谢。她只能这么答着,露出了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笑容。

新年快乐,眷道长。

正像您梦里曾千百遍演练过的那一幕一样,这一年中最盛大最温暖的节日热热闹闹的开了场。
正红的、灿金的灯笼早就挂上了,盈盈的散着暖光,把大街小巷也都变得温软起来了。细细零零的纸屑洒了一地,淡淡的硝烟味混着肉蔬米面的香气飘的老远老远——这是您所念着的年的味儿吗?孩子们最不忍看的杀鸡宰羊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正是他们穿着新衣满大街脆生生笑盈盈恭贺新年的时候。您也记得的吧,这时候孩子们总比规规矩矩的大人们更加积极热情。
现在远在北国的您……也是念着故乡的吧。

……我知道您还有更远的梦,一个远大庄重的梦。

既您脱不开身,请许我连您的那份一起祈祷。

【不知道算不算先凑个热闹吧……。】

【米爱】猫

【魔卡24/预热】
猫……?
米拉扬有些错愕的微微俯下身子,看向挡在小道中央的那只小小的、黑色的动物。那猫儿也毫不示弱的扬起脑袋,和他对视。天边欲颓的红日慢腾腾的给这小巷里的一切镀上一层金辉,这猫儿也不例外,硬是给添了些不属于它的耀眼夺目。它扬起脑袋的那一瞬间米拉扬就注意到了,像是此时此刻殷红又反着耀眼的光芒的太阳一般的猫眼。
难得一见,不像是野猫。
“黑猫小姐,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米拉扬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但是等问出口之后又自己都忍不住要笑自己了。果然是从前童话书看太多了吧……居然这个时候像个对童话深信不疑的孩子一样对着路边偶遇的猫儿说话。他有些无奈的这么想着。不过话虽这么说,他还是很期待这只猫儿是听的懂他的话的,毕竟就算真说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是“黑猫小姐”么……倒不如说是米拉扬私心希望如此罢了,或者再玄乎点他直直的觉得这该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喵____”那猫儿也不知道是听没听懂,反正是貌似很优雅的叫了声。这下子又是米拉扬不知所措了,所幸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就听着身后有人叫了自己声。“在看什么呢,老师说过要早点回家……”等他转过身就看见是和自己一个活动小组的组员,平日里还是有点熟的一个孩子。
“啊,在看一只黑……诶。”米拉扬回头应了声刚想指给那孩子看,那只黑猫却突然非常利落的起身,跑进了小巷里。“刚刚的那是猫吧?”那孩子明显被这意料之外的事情有些吓着了,米拉扬也只能抱歉的对他笑笑:“嗯,是黑猫。”

米拉扬是养着一只叫“咖啡”的鹦鹉的。不过由于咖啡他过分聪明了,让人多次怀疑他怕不是是什么外星鹦鹉,米拉扬也是从善如流的对他采取了非正常手段饲养--让他自己去放飞自我吧。所以米拉扬虽然是一名宠主但是实际上相当的清闲,当他看见隔壁的那个橙发小哥赛伊连开始和一只白猫整天热闹的不行的样子之后也产生了一种名为“我也好想当个铲屎官啊”的心情。
他忽然脑中一闪而过那天碰上的那只黑猫。
嗯……很可爱。他这么想着。不过照他那时的判断,那猫儿可能……不,应该说是一定不是什么流浪猫。被照顾的很好的样子,所以想要养那样的猫儿也只是想想而已。米拉扬当然也是对这个事实做好了接受准备的,所以最终也只是无奈的叹口气笑笑自己,就把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米拉扬是真没想到他那一瞬间的想法会实现的。
那就是一个糟糕的雨天的故事了。在有一次经过上次遇到那位“黑猫小姐”的小巷时,他又看见了那猫儿。它被这大雨困在屋檐下转圈。米拉扬看着她非常人性化的、试探性的对雨幕里伸去一只爪子,在被雨打着之后又像烫着似得飞快的收回。然后再过一会儿再把爪子伸出去、再缩回,这样反反复复,只觉得有点惊讶和好笑。怎么说呢,这和寻常的猫儿还真……不知道是该夸清新脱俗与众不同还是该笑声和寻常猫儿格格不入了。不过也是正应了他最开始瞧见她的时候的想法,甚至米拉扬还有些期待她的与众不同。他犹豫了下,撑着伞到那猫儿面前不远处蹲下,望着她:“午安。又是你呀,黑猫小姐。”
若是这时有个人在边上看着,也会觉得这挂着温和笑意的少年、那猫儿和这一刻不停的紧密的雨在一起是相当的赏心悦目的一幅画的。
那猫儿刚开始还是给他吓了一着的,她小心翼翼的向后退了一点。不过很快又安静下来,似乎是真的对米拉扬有点映象。见这样子米拉扬也是有些高兴起来,他小心的把伞向那猫儿那边移了点,尽可能的不再吓着她,然后在斟酌了片刻用词之后开口:“小姐也是被这糟糕的雨困着了吗?这雨可能要停不是那么容易……那么,小姐你愿意千尊降贵的暂时和我回家吗?”
这话他其实也大半是玩笑,不过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按天气预报说的这雨要延绵不断的至少再泄个一两天倒也是事实--真的是相当糟糕的天气呀。米拉扬上次就在这儿看见她了,排除是有什么特殊意义的爱好……大概其实这猫儿也就是离家出走找不到家了吧?
倒是…那猫儿只是缩了了几步让他有点灰心。
米拉扬终于还是有些遗憾的准备离开的时候那猫儿才突然想通了一样向他走过去。

现在米拉扬正不知所措的望着那位黑猫小姐迈着不紧不慢的典型猫步,一副女王大人国庆时巡查时的样子,打量着他家。在米拉扬终于要忍不住这奇妙的气氛的前一秒又用一种捎带点傲气的小眼神望向他,如果米拉扬没猜错那分分明明的就是“既然把本小姐请过来了就好好负责任啊”“你对待我这么一只优雅名贵的猫咪的方式居然就是和本小姐干瞪眼吗”之类的意思,让他简直有些忍俊不禁。其实他是真的差点笑出来了,只不过笑声还没漏出来之前就被那猫儿举起的小爪子威胁的咽了回去。
“好好好我的小姐。你等着不要再出去淋雨……”他只能这么憋着笑应着,起身,想想确实也是该招待一下这位“惹不起的小姐”。即使就是雨停了就要开始帮她找原来的主人了。

不过才走了两步他就想起来自己是没养过猫,以前也没特别留意过。总不可能顺便乱搞一气把他黑猫小姐折腾死吧?他带着点无奈的意思笑笑,小小的自嘲了下--先前就想过要养猫结果到愿望实现的时候居然开始就为了这种基本的事情而不知所措。唔…不如去问问隔壁的赛伊连吧?没记错的话先前就是因为看着了他养猫才有些想养猫的。米拉扬这么想着,再瞅眼那猫儿,悄悄的转身出门。
等他虚心求教回来之后看到的景象就是,那大小姐在他家里找什么东西一样四处观望,不少轻小物件给弄的偏离原位。她看着米拉扬之后就停止了动作,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嗯?在找……我吗?米拉扬稍微有点吃惊,不过很快就想通了。是自己把她带过来的,她一只猫在个陌生的地方找自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某种意义上,这种被寻找被需要的感觉还真不赖……等!
米拉扬正琢磨这这事儿,一时没注意那猫儿气势汹汹的扑过来,忙不迭的闪开几步他才发现这大小姐心情不怎么。“一定要哄好,不然后果挺严重的。”刚刚赛伊连小哥只是随口带过的话这时候他就好巧不巧的想起来了,本来是给吓着下意识的想远远躲开的,硬是变成了在原地不动好言好语的安慰--虽然好像她并不怎么需要的样子?
在米拉扬乖乖的被猫爪攻击五六下后黑猫小姐总算是安定下来了的样子,她仰着头眼睛里的意思不能更清楚了,果然再怎么想也是“你去哪啦仆人居然不和本小姐先说一声”这类的话吧。

米拉扬终于给这大小姐顺好毛,才有空去给她去捣腾吃食和暂时休息的地方。幸好这大小姐估计也是闹腾累了,之后倒是安静的很,让米拉扬有些小小的惊讶。
等米拉扬过一会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睡起来了,像是丝毫没有防备心的样子……真的是可爱炸了。米拉扬没敢打扰只好悄悄的离开,想了想去准备看点书准备着下次的测验。
大约几个小时、他看完书出来准备睡觉的时候,由于想着家里还有个小动物就没开灯,凭着记忆摸索着去洗漱去。哪里知道才走两步,就不知道碰到一个什么软乎乎的东西一下子想避开,结果重心不稳倒地的非常干脆利落。
这一下可相当的结结实实,不等米拉扬有机会爬起来,就瞧见刚刚绊倒自己的罪魁祸首晃到自己面前来了--正是那黑猫小姐。这么近距离倒是认得出来了,米拉扬本来还有点气的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反而他还摸着后脑勺仔仔细细的想了起来--这大小姐是在等自己吗?
于是他伸出手去想要示好一样摸摸这猫儿的头,结果……当然是被我们的黑猫小姐毫不客气的在手上留下了几条白痕。
勉强……算是赚到了吧。

第二天的时候他们已经混的相当的熟了,早上醒来那大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米拉扬枕边都让人毫不意外……非常常见的小说童话里的套路呀,不过也是非常让人心头一暖的。嗯,按照这个套路下去是不是这大小姐还能变成一个小姑娘了?米拉扬望望那边那位以一种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她觉得很优雅的姿势在床边看雨的猫儿,默默掐死了这个想法。恐怕是真的童话看太多了吧。
不过米拉扬倒是借势想起了另一个重要的事情--这猫儿之后该怎么办。毕竟他是想着雨彻底停了就去帮她找原主的,就算是现在也只是一点点小小的私心导致的。如果可以让她回家的话,那倒才是真的好……或许吧。
这么,嗯,肉麻的想法在那大小姐被冷落了一会儿就作势要抓人的样子下,被暂时的抛到九霄云外。

米拉扬没想到的事情还真的是多着呢,比如说现在他就觉得十二分的讶然。他半天前悄悄散出去的告示就真的被那猫儿的原主家的人看见了,甚至现在已经坐在他家客厅喝茶了。来人是个女仆装的姑娘,自我介绍说着是叫尤佳莉。那猫儿是他们前家主的夫人的心肝宝贝掌上明珠(应该可以这么形容吧?),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甚至是要当成小家主一样对待那猫儿也不为过了,更别说其实他们都怪喜欢她的。“爱丽莎小姐最近是一直在尝试离家出走……虽然我们也希望小姐开开心心的但是她万一在外面遇到危险之类的,我们觉得更加的担心。”哦对了,据她讲黑猫小姐的名字叫做“爱丽莎”。“她不见的那会您知道我们有多么慌张吗。”那小女仆也看得出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她,说着几乎要落下泪来的样子。米拉扬一时慌张的安慰她,甚至感觉自己的不舍之情都要给这真情实意的眼泪冲淡点了。尤佳莉过了会终于缓过来想起来她的任务是要接小姐回家,这才犹犹豫豫的开口问着:”那个,小姐现在在哪呢?方便……让我先看看她吗,虽然很快就能带小姐回去了,但是果然还是见一面比较安心。”她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并没有多强硬,也许也是顾及到了米拉扬他的面子吧。
米拉扬也没好意思拖下去,想了想这会儿这大小姐应该在和赛伊连小哥家的猫儿玩呢。也就匆匆忙忙的去找的来,抱到尤莉佳面前。
刚抱到手上的时候她还会挣扎两下,等那猫儿瞧见了尤佳莉之后反而是安静下来了,有点亲近之色,不过很快又是一副大小姐样扭过头。……果然是真正的主人家的人来了么。尤佳莉见着她也是相当的惊喜,双手从米拉扬那接过来,一副马上就要喜极而泣的样子。看得出来是真在担心啊,米拉扬更是连挽留一小下的话都没有什么勇气说出来了。

在寒掺了几下之后她们一人一猫就告辞了,尤佳莉隐晦的提起了报酬的事情也一并被米拉扬回绝了:“只是看小姐可爱而已,这么谢我倒是显得我有所图谋了。”他这么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得体的笑容,似乎也是真诚的很。

但是总感觉怅然若失也是真的。

一切都回归到那猫儿到来之前一样宁静,不过赛伊连小哥老是说他最近精气神不太好,“跟不见了心上人似的”。
也许还真像那么回事吧?米拉扬对此只能不好意思的笑笑作为回应。
直到不久后一个和那天格外相似的雨天,米拉扬一个人撑着伞回家。快到家的一个小拐角时,米拉扬不经心的往那瞥了一眼。只瞧见一只黑猫躲在那儿,小心翼翼的把爪子伸到雨幕中。
正如你我一样,他清楚的知道了那猫儿是谁了。

他走过去笑道:“爱丽莎小姐,这次还愿意跟我回家吗?”
                                                                             ——end